冰*虞*漪

致 人生十九年

        曾经在孤灯月夜里最艰苦的时候,我觉得我一定要在高中毕业的时候写一本书,然后出版,以此来纪念我从懵懂到青涩的头个二十年。不过现在看来,或许没有那个必要了,因为那不是什么坎坷曲折的人生励志路,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记,那不过是一个人,在鼓足了劲想和整个世界一较高下时的满腔怒火,情感上的膨胀大于内容的丰富。
        我三岁时来到上海,我的父辈是带着荣誉来到这片土地的。我对我的家乡并没有太多太细腻太浓烈的记忆,甚至它们是残缺的,是模糊而朦胧的,但它们是美好的。我记得小舅黝红的脸庞,那天他穿着黑色的长长雨靴,探身向前,踩在湿软的河泥里,伸手去采河边上初绽正好的荷花,然后心满意足的递给我。我接过来,轻嗅了一下,很淡的花香,带着湿润的露珠的清新气息,那种气息是我往后很难在寻觅到的。荷花很美,花径笔直而带有不拘一世的傲气,我恍惚间想起周敦颐的爱莲说,才发觉原来花可以美的如此雅致而脱俗不凡。我还记得最初最初住在高高的梯田上的时候,一眼无尽的草绿色,一环一环,层层叠叠;我还记得夏夜里,打开木门,搬把小椅子,坐在门廊口,看着对面的小树林里一点点会动的莹绿色,便想象森林里的萤火虫绕这我舞蹈的样子,甚是美好。我有时会想起故乡的雪,那是很厚很厚的雪,我在上海再不曾看到的雪,是可以踩出深深的脚印的雪,积满了整片整片人家的屋瓦。我的家乡承载着一些厚重的历史,有清末的富足和安乐,有地主家的显赫也有土地革命的凄风苦雨,后来十年动荡里的饥寒和白骨。很幸运,我出生在和平的年代里,而我的出生被寄予了颇大的祝福,它来自人间,来自已故去的天堂里的老人们,并将不息,这是件很美好的事情。长辈谈及我出生时的情状,都会洋溢出真心的微笑,带着深深的欣喜,它让我感觉到被爱 ,被深深的祝福。
        我无忧地成长,学会去充实自己然后展示自己,学会去思考社会人生百态,学会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,不过一切自有父母的羽翼庇护。转眼已然高三,大学近在咫尺之间。其实,高中时期的人性已经挺丰富了,成熟是慢慢来的,但有时会以一种突然的方式表现出来。十几年的时间里,一切的如意与不如意都会慢慢沉淀,不同的人思考的方式不同,但都会成为一颗种子内在积蓄的力量,成为一个人的信仰,一个人生活的理由。高中生,稚嫩青春的脸庞里透出坚定的目光,执着的信念,其实也挺可爱的。高三一年,是喧闹匆忙的,很快就要拍毕业照了,有着装整齐的女神男神,有口红领带的摆拍,有欢闹的嘻戏打闹,然后转眼就毕业了。留下档案里的成绩单,手机里大大小小活动的照片,还有残存邮箱里的发送邮件,同学朋友们已经都各奔东西。不过对我而言,我其实还没有准备好,这一切已然宣告结束。在忙碌中,在疲于应付中,线索已不再清晰,当我站在理想与现实的沟壑旁发呆,当我抬头仰望星空发现社会原来那么大,我在一片混沌迷蒙中迷失了自己。不过,我不愿被时间推着往前走,不愿把选择权交给未来,于是我选择了新的一年。这一年是脱离体制和学校的,这是教育改革的一年,这一年是未知的。其实,全力以赴的感觉不仅仅是劳累,还有一点点的欣喜和激动,有时痛哭流涕以后的笑容也许会更畅快。我在寻找生活的意义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生活要有意义?其实太多东西是人们强加于人的。生活最本质的意义是感受快乐和幸福,而非天天辛劳然后标榜成功。太多人的劳累只是为了生存,可这怎么说都有些功利,功利不是个贬义词,但也不是个褒义词。大多数人的劳累换得的成功并不能带来幸福感,他们成功的喜悦大多来自于比较中获得的优越感,这是他们生存的价值,自我生命的意义。这样并不妨碍成功,只是太过辛劳困苦。我们会说,活出自己的意义和价值,活出自我的样子,但这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我们面对激情澎湃的演讲和面对枯燥琐碎的人生,态度总是不同的。人生充满竞争的挑战,生存面临淘汰出局,都市的快节奏使人们被催着往前跑,经济剧变的时代睡一觉也许世界就变了。人们充满危机感。停下脚步是需要代价的,时间就是最昂贵的成本。一探内心的真情是需要氛围的,远近的亲朋就是舆论的修罗场,一张张整齐划一的标签和世俗眼光里成功与否的评价,一遍一遍刺激着人们的神经。
        资本堆不出内心的花园,现实主义画不出无限可能的未来。做梦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追梦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,当再也做不出梦的时候,生命之花已近乎凋零。
        我曾近乎沉郁,在执着攀比的山坡上,濒临绝望的感觉就似陡然掉入冰窟,生命暗淡无华。可我对生命最初的热爱在于对美好的追求,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手段,无论哪一条路通往的目的地都应该是欢乐而非悲伤,这也不应该因为你在路上的哪一个旅途上而改变些许。人的心灵必须足够宽广才能发出熠熠光芒,一旦逼入死角但处处艰难受阻。不要沉迷于过去的辉煌,囿于荣誉,也不要沉迷于过去的痛苦,囿于失落。当明天如同一张白纸,未来便会有无限可能。
         我会像我许诺的那样,未来的路还很长,我会好好走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献给十九岁的自己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7.6.25